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四平博客

翻开历史,寻找真相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少年的时候,老师说要有远大理想,于是便幻想做作家。青年的时候,想做作家,可报社退稿多了。后来打工、研究管理、自己创业、又回到做管理,忙来忙去始终忘不了要写点什么。终于算是有点小成了,于是有空便乱写点什么,让自己积累点什么。哪天,也出个专辑什么的,一方面算是给自己小时候的理想给个回应,另一方面,自己觉得充实。

推荐一本书《伊甸园之殇》——三年灾难是如何熬过的  

2014-01-22 13:29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毛新宇以及家属们,不要吊了,知道什么是59年?知道什么是文革?看看卫金桂这本书吧。以下是情节节选,让大家知道什么是苦熬。
炊事员一圈一圈在院里转,庄前庄后到处看,好半天才离开。

几天时间里,村子里的人都觉得怪怪的,刘大成两口子和炊事员莫名其妙转悠,很多人都躺下起不来了,他们哪来那么多力气?为了啥事?乔震咕哝说,可能觉得我们马上要死了,他们等着收尸体吃。

乔震说的不只是气话,他已经躺那里连身子都不想翻了,彩霞、大妞眼睛都不睁,林紫给喂点什么他们吃点什么。看来死是迟几天早几天的事了,他劝林紫放弃吧,可她就是不啃声,铁人似的从食堂里端回来飘着点面花花的汤,在厨房里鼓捣几下,然后分给大家。

今天中午,大家刚喝完汤,林紫的那点还在锅底。进来了一个年轻女人,脖子连头都支不住的样子。还没抬脚跨门槛,软绵绵坐到地上。后面一个看起来两三岁的娃儿嘴里喊着妈妈,爬着跟了过来。

林紫默默地把自己那份汤分成两份,对那女的说,答应我不要把娃儿扔了我的汤就给你们喝,我挨着。不答应就不给。

对方无力地表示了同意的动作,正好那娃儿也爬到了跟前。林紫把汤给了他们,那女人和娃儿喝完,她抱起儿子颤巍巍地出门了。乔震叹口气说你那口给了人,你咋办?林紫没吭声,出溜到门槛上用手拄着头坐着,白花花的阳光披在她身上,嶙峋的双肩把破的丝丝缕缕的衣服撑的老高。乔震不忍继续看下去,头一抬,从窗子里投出去的眼光正好落到了河里泡着的几根木头上,刚才的年轻女人勉强举起儿子扔进河里,自己歪歪扭扭继续爬在木头上过河往前。

他赶紧低头。

这事不能给林紫说,一刺激她会晕过去的。

刘大成和炊事员的巡逻终于无果而终,彩霞、大妞奄奄一息。壮壮说咱得给爹妈说我们的秘密,不然就都饿死了,我觉得我也支撑不了几天了。

林紫得到俩儿子的秘密消息时,炕洞里如胡椒面般撒一些的吃的也就再能维持三四天的样子。她的眼里闪着久违的光,说不能一次拿来,免得被发现和忍不住多吃了,她让去拿时再去拿。此时家里其他几个人已辨不清什么味道,话也说不完整一两句。没有了内部保密的任务,林紫精神倒是放松多了。

就在他们觉得活下来重新有了希望时,1962年春天,喇叭口又迎来了一次难民潮。这一次与以往逃避战乱不同,是来自河西走廊张掖、武威地区形容枯槁、像鬼一样的饥民,而且数量越来越多,聚集在石崖底下。他们的眼里空洞迷茫,如果说带点什么情感色彩,那就是贪婪和攫取,像找着吃人的饿狼。

原来只是操心自家吃什么,现在主要防止人不被吃掉。村子里的生产活动已经完全停止,谁死谁活没人知道。乔震给家里人定的原则是躺着不动,取水由壮壮和胖蛋一起去。寺庙里的东西怕被饥民发现,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,父子三人一起拿了回来放在了秘密炕洞里。

白天家里留一个男人,另两个做伴出去碰运气,偶尔遇见一片苦菜叶,一棵马樱菜,一枚马齿笕,拿来放在打回来的汤里,再放些秘密食物,以此苟延生命。

今天上午,壮壮在家里值班,他给林紫说自己也在门外河边上踅摸踅摸,看能不能发现被水冲下来的野果子什么的,或者河里能长出马樱草蕨麻苗。

“妈,有动静的话你就大声叫我。”

林紫说听见了,你去吧。

她蹲在门槛上守着,突然看见墙根下有一点绿意。走过去一看,是墙上长出来的一棵麦苗,大概是和泥的麦草里的一粒种子早些年忘了发芽。她心里激动,用手小心翼翼地掘,企图挖出种子。不料抠断了,去庄后拿来个木棍继续抠。麦种终于被她抠了出来,回家一看,睡在炕上的彩霞不见了。

她怪声怪调大叫一声让壮壮回家,疯了一般往石崖底下跑,那里是每次饥民藏身的地方。东倒西歪就是到不了跟前。还有大概几十步,石崖底下一个男的从后面摸出个铃铛来无力地对他摇晃着说:

“过来过来,给你个铃铛玩。”

另一个男的已经拿起刀子摇摇晃晃站了起来,彩霞的头就放在他身边。

林紫大喊一声往前扑,壮壮从身后一把拉住他就往家跑。后面的追赶和前面的奔跑都像是使足了力气,但脚底下同样像被缠上乱麻一样,都奔不到目标。

好不容易一头栽进门里,娘俩拴上门,进去看炕上,还好,大妞还在。好几天了,要不是摸摸脑门还热着,活着和死了真看不出区别。她已经好久没说过话,八成因为躺在黑处安安静静的,才没有被发现抱走。

父子仨坐那里看林紫哭着埋怨自己。乔震说:

“别哭了,走了就走了。她能遇见你,是前辈子的造化。这年月,正常人都饿死,她一个疯子,要不是你关照,早就死了。想想上次喝了你汤的那女人,亲手把自己的骨肉扔进河里。人说虎毒不食子,所以她没办法也不吃自己的儿子,过不了多久也会饿死。彩霞傻乎乎的啥都不懂,别人杀了她,走了利索,不受这份罪了。”

哭够了,乔震陪林紫去食堂打那份跟河水没太大区别的汤。

出食堂门往家走,听着有人哇哇地干呕,林紫循声望过去,何翠翠蹲在家门口翻肠倒肚地吐,地面上是疙疙瘩瘩的食物。刘大成用铁锨铲着土,左顾右盼赶紧盖,飞鸟扑棱棱过来抢着啄食,刘大成怕吐出来的东西被人看见,拉她起来面向山的那边。她一点没有瘦,屁股更加肥硕了。

“全队的人都快饿死了,他们却舒服地往大里搞肚子。这个天打五雷轰的迟早不得好死。”

骂完了,乔震又叹了口气道:

“彩霞那娃跟着他们真是不错,要是在我们家,谁知能不能活命呢。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6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